欢迎访问宁波保险理赔律师徐志宏个人网站!

事故发生后离开现场不配合调查,保险公司还要赔付53万元?冤不冤?

  案 情 介 绍

  2016年12月3日,邓某驾驶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从X区X方向X大桥往X方向行驶,21时46分许,当车行驶至X大桥X号路灯路段时,遇王某驾驶无号牌二轮电动车在其右前方同车道内行驶,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超越无号牌二轮电动车过程中车身右侧与无号牌电动车尾箱接触,造成王某受伤、无号牌二轮电动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事后,交警部门认定王某不承担责任,邓某承担全部责任。故原告来院要求被告赔偿损失。

  被告邓某辩称,对本次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及责任划分无异议。事故车辆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的实际车主为罗某,邓某是罗某聘请的驾驶员,该车挂靠在某营运公司。发生事故的路段位于X大桥螺旋上升的位置,导致右侧存在视觉盲区,邓某驾驶的车辆是自卸重型货车,车体庞大、质量大,在行驶过程中没有感觉到与王某驾驶的车辆进行了擦挂。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并未超速行驶,驾驶人及车辆手续合法,保险齐全,邓某并没有逃离现场的意图,故保险公司对商业险不能拒赔。

  被告某营运公司辩称,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及责任划分无异议。邓某当时对发生交通事故并不知情,保险公司不能拒赔。事故车辆渝AXXXX号货车的实际车主是罗某,该车挂靠在某营运公司。某营运公司只协助处理相关保险理赔及该车的年审各项证件。该车在某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及限额10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并保有不计免赔。保险理赔后的差额部分应由罗某全额承担,与某营运公司无关。请求驳回对某营运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某保险公司辩称,对本次交通事故的发生及责任划分无异议。事故车辆渝AXXXX号货车在某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及限额10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并保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同意按照法律规定及保险条款约定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因邓某在事故发生后离开现场,且公安机关在事发当晚多次要求其配合调查,邓某均予以拒绝,导致无法确定其在事发当时是否存在酒后驾车等违法情形,应推定保险公司存在免责情形。邓某在事发后也未及时通知保险公司,从而保险公司也客观上无法核实邓某是否存在酒后驾车等情形。故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不承担赔偿责任。另,鉴定费、诉讼费不由保险公司负担。

  法 院 审 理

  经审理查明,2016年12月3日,邓某驾驶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从X区X方向X大桥往X方向行驶,21时46分许,当车行驶至X大桥X号路灯路段时,遇王某驾驶无号牌二轮电动车在其右前方同车道内行驶,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在超越无号牌二轮电动车过程中车身右侧与无号牌电动车尾箱接触,造成王某、无号牌二轮电动车受损的道路交通事故。2017年1月9日,某交通巡逻警察支队作出X公交认字[X]第X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邓某承担此次事故全部责任,王某无责。事发后,王某在某人民医院治疗,主要诊断为:双侧多发性肋骨骨折;其他诊断为:双肺挫伤,左侧创伤性血气胸,左下肺背段创伤性支气管断裂,左上肺创伤性肺破裂,双侧肩胛骨骨折,颈椎骨折(颈7左侧横突、颈7棘突),胸椎骨折(胸1胸10棘突、胸1横突),左侧颧骨骨折(颧弓、蝶骨),腹壁软组织损伤。实际住院110天,于2017年3月23日出院。出院医嘱为:休息壹月,适当功能锻炼,门诊随访。2017年4月27日,依当事人申请,本院委托某司法鉴定所对王某的伤残等级、后续医疗费、误工时限、护理时限进行鉴定。该所于2017年5月16日作出X法医所[X]临床B鉴字第X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王某左下肺叶切除,轻度影响呼吸功能伤残等级属Ⅴ级;左胸2-9肋骨骨折,右胸3-6肋骨骨折伤残等级属Ⅷ级;左上肢功能丧失10%以上伤残等级属Ⅹ级。2、王某可行胸部等处康复理疗对症治疗,约需人民币叁仟元(小写3000.00元)。3、王某误工时限为伤后至伤残评定前一日。4、王某护理时限为伤后至伤残评定前一日。产生鉴定及检查费共计3104.9元。

  另查明,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的实际车主为罗某,该车挂靠在某营运公司。邓某是罗某聘请的驾驶员。该车在某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及限额1000000元的商业三者险,并保有不计免赔,事故发生时,两险均在保险期间内。还查明,王某为农业家庭户口。王某的女儿何梦月出生于2013年9月12日。

  庭审中,王某举示了X市X区X街道X社区居民委员会于2017年2月8日出具的证明一份(复印件,盖有某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专用章鲜章,并手书注明与原件相符,时间为2017年6月15日),载明:“X市X区X大道X号X单元X,居民王某,女,身份证号码:XXX,于2015年9月至今长期居住在我辖区,情况属实。特此证明”。拟证明原告王某长期在城镇居住,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被告邓某、某营运公司、罗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可原告的证明目的。被告某保险公司认为该证据上无负责人和经办人签字,不符合民诉法司法解释第115条的规定,故对真实性不认可,不同意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对此,本院认证意见为:该证据上盖有某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伤认定专用章鲜章,且手书注明了与原件相符。经本院于2017年7月14日向该局电话核实,王某系因申请认定工伤向该局提交了居住证明,现原件存于该局。被告某保险公司虽对该证据真实性有异议,但只有当事人陈述,并未提交相应证据推翻原告所举示的居住证明,该证明虽无单位负责人及经办人签名或盖章,形式上存在瑕疵,但并不能否认其真实性。故本院对该居住证明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据此认定原告王某长期在城镇居住的事实。

  综上所述事实,有当事人提供的交通事故认定书、病历资料、行驶证、驾驶证、保险单、鉴定结论书、发票、收据、派出所笔录等书证材料及原、被告的当庭陈述经庭审质证,载卷为据,足以认定。

  法 院 判 决

  本院认为,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在于:关于本案中邓某是否构成交通事故逃逸问题。交通事故逃逸是指车辆驾驶员发生交通事故后,为了逃避法律追究,故意驾驶车辆逃离交通事故现场。其需要具备四个要素:一是交通肇事发生后实施的,二是逃逸者是为了逃避自己的义务和法律对其的追究,三是客观上具有逃离现场的行为,四是逃逸者主观上存在故意。本案中,事故车辆为重型自卸货车,与原告王某被撞的二轮电动车相比车体相差较大,事故发生在晚上21时46分许,由于光线等原因客观上会影响驾驶员的判断,存在邓某没有察觉发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事故发生后,邓某在沿途加油站加油,之后回家休息,并将事故车辆停放在住家附近,由其上述行为推知,邓某主观上并没有逃避责任、躲避法律追究的主观意图。交警部门虽在事发当晚向邓某电话通知发生了交通事故,但打电话的时间为零晨0时46分、01时19分,该时间段一般人都已就寝,邓某怀疑是诈骗电话也情有可原,且,交警部门经调查后亦未认定邓某属交通事故逃逸。综上情况,不能认定邓某在明知发生交通事故的情况下,故意逃离现场,逃避法律追究,本案不属交通事故逃逸,保险公司仍应按照车辆投保情况及侵权责任法、道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赔偿。本案中,交警部门对事故发生的作用和责任认定恰当,应作为本案确定原、被告承担民事责任的参考依据。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邓某承担本次事故全部责任,故对于原告的损失,应先由事故车辆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的承保公司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责任,超出部分由某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责任范围内承担责任。不足部分及保险合同外的损失,由实际车主罗某承担赔偿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故,某营运公司作为事故车辆渝AXXXX号重型自卸货车的挂靠公司,应与挂靠人罗某承担连带责任。

  对原告在本案中主张的损失,本院认定如下:

  1、住院伙食补助费5500元(50元/天×110天),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2、住院期间护理费11000元(100元/天×110天),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3、残疾赔偿金,原告王某经鉴定存在一处五级伤残、一处八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故其残疾赔偿金应计算为379008元(29610元/年×20年×64%)。4、被扶养人生活费,因何梦月出生于2013年9月22日,鉴定报告于2017年4月27日作出,故被扶养年限应计算为15年,则被扶养人生活费为100948.8元(21031元/年×15年×64%÷2)。5、续医费3000元,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6、误工费14500元(100元/天×145天),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7、交通费,考虑到王某的就医情况,酌情主张800元。8、鉴定、检查费3104.9元,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9、精神抚慰金,考虑到王某的伤残等级,酌情主张20000元。10、营养费,因无加强营养的医嘱,本院不予支持。11、出院后的护理费1750元(50元/天×35天),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以上共计539611.7元,其中,住院伙食补助费、续医费共计8500元,由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医疗项下承担赔偿责任。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528006.8元,由某保险公司在交强险死亡伤残项下赔偿110000元,超出部分418006.8元由某保险公司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保险合同外的损失鉴定、检查费3104.9元由车主罗某承担,由某营运公司对该款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综上,由被告某保险公司赔偿原告王某各项损失共计536506.8元(8500元+528006.8元),由被告罗某赔偿原告王某各项损失共计3104.9元,该款由被告某营运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条、第一百零六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十六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某保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王某住院伙食补助费、续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误工费、交通费、精神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536506.8元。

  二、由被告罗某与被告某汽车运输公司连带赔偿原告王某鉴定、检查费3104.9元。

  三、驳回原告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一篇:停运损失不属于三者险赔偿范围
下一篇:车辆被砸,保险公司是否应当理赔